以一种不可商量的口气说后面已经不能坐了

图片 1

时光转眼,那时的我也已经是个23岁的小伙,学校国庆节放假,因为一号我有一个邻居哥哥要结婚,所以在30号放假当天我就打算好了,不管坐多晚的车也要赶回去,火车站车票是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告罄,看来是只能坐客车了。

下午突然下起了小雨,但我还是来到了长途客运站。或许是为了释放因非典积压的五一假期的能量吧,这个假期车站的旅客恁多,排了三个多小时的队伍我终于从一辆姗姗来迟的依维柯车窗里爬了进去,踏上了回青岛的路。

这个车里基本上都是回家的学生,待安定下来我望窗外瞟了瞟,看到车子开动的那刻还有几百号人在那里等待,我有种胜利者喜悦。因为假期客运车违规超载超查得很严,所以,司机最多只能是把车内走道的一排临时折叠椅载满,不出站他们是不敢多偷拉一个客人的。外面的雨似乎更大了,天也渐渐黑了下来,车子在市区打着转奔向济青高速路。而我因排队等车累的够戗,这时也无精打采的闭上了眼睛,浑浑然要睡去。突然,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司机师傅偷偷地又拉上了两名乘客。

以一种不可商量的口气说后面已经不能坐了。以一种不可商量的口气说后面已经不能坐了。以一种不可商量的口气说后面已经不能坐了。上车的是一男一女,我懒懒的瞥了一眼,心里嘟哝着,这鬼司机,挣钱不要命,天都黑了不赶紧赶路,还要拉客,整个车上的人似乎也难以忍受司机的这种做法,都嘟哝起来,而刚上车的那个女的可能觉得很内疚,连忙说着对不起,边往后挤。待那两个人挤到我坐的位置时,最后一排的乘客发觉他们想要过去跟他们挤一个位子坐,都吆喝起来,以一种不可商量的口气说后面已经不能坐了。无奈,这两个人在车子中间进退不能。于是那女的便用近乎谄媚的口气跟我商量:小兄弟,能不能挤一挤一起坐,都是要赶着回家,我想我们应该还是老乡吧?我这才打量了一下她,穿着一身米色的套裙,肉色的长筒袜,只是稍有点胖,一头干净的短发,模样还算可以,估摸应该是个少妇。哦我极不情愿的回了声,将屁股挪了挪,她坐了下来。

以一种不可商量的口气说后面已经不能坐了。以一种不可商量的口气说后面已经不能坐了。其实接下来的故事完全不在我当时的预料之中。她在我的左边坐了下来,而那个男的就没那么幸运了,就在我身后靠椅站着。那女的坐下后好象挺不好意思,热情的跟我聊了起来,从她话中得知她的家是胶州,自己一个人在济南这边工作,家里还有老公跟一个3岁的孩子,而我也有一打没一打的回应着她。

因为座位太小,我们两个紧紧的挤在了一起。因为刚才上车前被雨淋了,她的衣服有点湿湿的,靠着我的身体,我明显感觉到了来自她身体的暖意。也许的确是太累了,我又趴在前面的靠背上迷糊起来,伴着车子的颠簸,我耷拉下来的左手不时地碰到她的手。也许她觉得我是在向她试探,突然,她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我们俩的手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仿佛她一个人在济南很长时间没有过性生活压抑了很久想要在我身上释放,像一支发情的母狗寻上门般。

她的皮肤还是比较细腻的,长长的手指,滑滑的,很柔软,我依旧趴在前面的靠背上,不敢乱动,因为怕周围的人发现什么。但我却有压抑不住这个年龄里的那股骚动,另一只手从额头下抽出,悄悄的摸向她的,她好像很喜欢,又向我靠了靠。顺着内衣摸进去,一路的平坦光滑,她有点胖,也许应该是这样的吧,生了小孩的肚子,我的手在那里稍停片刻,用指尖画了几个圈,坏坏的拧了一把,而后又费力的使劲往上游走。慢慢地,顺着她那光滑细腻皮肤用手舔噬着。像厚厚的舌苔隔着裙子舔着屁股和大腿一样,让她痒酥酥的。

但我还是担心被别人发现,于是我小心翼翼的拧她的皮肤,挑逗她的身体。就在我再也不能把手向前伸进时,她又向我靠了靠,这时我们已粘在了一块。突然,峰回路转,我的手遇到了麻烦,开始曲折向上爬。是她的乳房,很大很大的乳房,虽然是哺育过孩子的乳房,依然是那么坚挺。我先用手挠了挠山峰四周的颗粒,一个一个的挠,在山峰周围不停的画圈,但我并不急于去招惹那颗樱桃,如贪婪的小猫死死的盯着两条小鱼在思考如何下手。待我明显感到她的奶子像注入了什么东西发涨发麻般硬起来后我开始专心对付她了。

托着摸索了没多久,我罩在乳房上的那只手,又不安分的行动了:先是五个手指在不同的部位轻轻地开始按摩,紧接着我的手掌也投入了运动,她的乳头已经处于我手掌的摩掌之下,我将手掌和中指、无名指和小指继续压在乳房上,大姆指和食指则轻轻地捏住乳头左右旋转着进行摩挲。但我并不满足这些,我用力地将手伸向另一个乳房,让大姆指和小指分别压在一个乳房的乳头上,其他三个指头毫不犹豫地占据了乳沟,那情形有如三箭齐发,各自占领了有利的地形。在中间三个指头在乳沟作葡伏爬动的同时,大姆指和小指也在各自的山头尽情地弹击,好像是在弹奏钢琴

此刻我的被她攥得紧紧的左手也没有闲下来,在她的手心里钻来钻去,我把她的拇指跟食指想象成是两片阴唇,轻轻的在指缝间揉搓着,抚摸着,我伸出中指,她很会意的攥了起来,这次,她攥得不是很紧,然后我轻轻的抽插,模仿做爱的样子,手指不停的在她的手中抽插转动,每插一次,她都很乖的紧攥一下我的手指,就像是做爱时穴的收缩一样,偶尔我会用插进去的手指轻轻的抠她的掌心,有时我也会将两个手指放在她的手里。

想象着这些,我有点按耐不住了,使劲抽回了左手,撩了撩裤子,才发现早就雄赳赳的了。此时,客车已经上了高速,整个车上人也已经在这种平稳的速度里睡去,除去我身后那个可怜的没位子坐的人。我看了看她,她仿佛会意了,起身俯在我耳边告诉我应该用东西遮起来,满车的都是回家的老乡被人看见不好。我笑了笑,很听话的将随身带着的齐鲁晚报放在上面,呵!

此刻的我幻想着两个人赤条条的躺在床上纠缠在一起纠缠的样子。想到这些,我笑了笑,想不到自己会是这样一个人,呵呵,也许是压抑太久了吧,我想,然后,我全身心地投入了这种享受中,朝她耳边轻轻的吹气,故意轻声的呻吟起来,我想这样会让她感觉舒服吧,而她已完全陶醉在里面了,非常专心地给我手淫着,虽然是仅仅用一只手,但还是让我感觉到她一定是一个性欲超人。

因为平时我是从来不手淫的,曾经我有过女朋友,并发生过性关系,但自从我们分手后我就一直压抑着,得不到发泄。这时,她也好像受不了了,将我的右手从她的衣服里抽出,放到腿上,我当然知道她要我做什么,我开始隔着丝袜轻轻的挠她,我知道这时的她一定感觉到很痒,非常想要,直到占领被虐待的高潮伴随着她的尖叫到来为止。

此时,车子刚好行进到淄博路段,因为高速路正在维修,车子突然慢了下来这时整个车子里昏睡的人们被惊醒了,嘴里嘟哝着怎么回事,还没有处理完事后工作的我,只能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而她仿佛很老练,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嘴里边嘟哝着累死了边站了起来,而我也像受了惊吓般慌忙将手抽回,看她伸了个懒腰后双手扶着前面的靠背,下半身紧紧地贴在靠背上,我忽然发现,我的手伸进去刚好合适。我偷偷瞥了一下四周,感觉他们是不会看到什么的,在这样昏暗的车厢里,于是,我大着胆子将手慢慢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她低下头朝我笑了笑像是给我鼓励。

客车仍然在蜗牛般的爬行,仍然有乘客不时发出牢骚,我有些倦意,但她却兴奋起来,在我耳边唠叨,当然,我不是那种做完爱不负责任的倒头就睡的人,我知道有时女人需要的性前跟性后的爱抚比做爱时的感觉更重要,于是我们开始唠嗑。

她总是不停的夸我好厉害之类的话,我告诉她我很一般,因为这是我本能的反应,只是顺着自己的意思来罢了。然后我就有一句没一句地问她我与她老公有什么不同,她什么时候来的第一次月经,第一次做爱是在什么时候,当时感受如何,会不会手淫等等无聊的话题。

车子终于冲出了维修路段,真正高速起来。我的心情也好起来,于是我开始给她讲中国古代的欢喜佛,讲《莱温斯基自白录》的故事,讲《包法利夫人》,讲我看过的日本卡通,以及我看过的A片跟感觉里的日本、西欧、中国女人做爱时的不同呻吟、反映,喜欢的姿势等等有时我给她讲一点带颜色的笑话,她会用手狠狠的嗔怪般拧我一下。

将近午夜,在容易发生故事的时刻,车子缓缓驶进了青岛。我比她先下车,正当我准备起身收拾行李时,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我,要我回济南后能联系她,我点了点头,抓起包下了车。

其实,开学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但我依旧没有联系她,因为我还是胆怯的,或许要迈出第一步很难吧!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多么龌龊的人,现实中的我应该是一个害羞的男孩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